2006年5月我確診腦部長了脊索瘤,醫生說沒辦法開刀,最好的方式是到日本做<重粒子治療>或<質子治療>,美國也有,台灣最高只能做<立體定位放療>......自費,健保不給付。

.......經過十年........

2016年最好的治療方式還是<重粒子治療>和<質子治療>,唯一的好消息是雖然重粒子最近距離還是只能到日本做,但長庚的質子中心已經蓋好了,也剛開始營運,但,還是自費,健保不給付。

未來,台大也會有質子中心,北榮會蓋重粒子治療中心。雖然北榮期望2019年能營運,但,根據我等待長庚質子中心的經驗(從建築蓋好、機器進來、醫師、治療師受訓....衛福部還要求做人體實驗計劃一年blala...拖了兩年),我覺得等重粒子中心要很有耐心。至於到日本的重粒子治療,可參考卡斯柏的癌症免疫治療經驗分享

以下為轉貼資訊,節錄自台灣癌症基金會(PS.到原網址看文有圖片說明會更清楚,我COPY重點只是怕原網址某天刪文,將來找不到) 


泛談 重粒子放射線治療

作者賴易成 醫師 (衛生署彰化醫院厚生腫瘤中心主任)

......

 放射線依其射源的不同,分為內在射源(internal radiation source)與外在射源(external radiation source)二種。「內在射源」係指放射性同位素所釋放出之放射線,例如:核子醫學診斷科之骨頭掃瞄、心臟掃瞄、全身正子攝影…等,以及放射腫瘤科之鈷-60治療機、近接治療機,或腦神經外科之伽瑪刀。「外在射源」係指人為製造的高速射線撞擊金屬靶後,所釋放出之放射線,例如:放射診斷科之X光機,放射腫瘤科之直線加速器治療機、光子刀、電腦刀、螺旋刀,以及迴旋加速器或同步加速器所製造的質子射線、重粒子射線(heavy-charged particle beam),或核子反應器所產生的中子射線等。

       放射線依其特性的不同,分為光子射線(photon beam)與粒子射線(particle beam)二種。「光子射線」顧名思義就是一種不可見的「光」,沒有質量,因此輕、速度快是它的特性,X射線及伽瑪射線都屬此種。「粒子射線」依質量與電荷大小,可分為「輕粒子射線(light-charged particle)」與「重粒子射線(heavy-charged particle)」。放射腫瘤科之直線加速器治療機所產生的電子射線,屬輕粒子射線,因其穿透力低,適合較表淺的腫瘤。至於「重粒子」因質量較重且電荷較大(亦稱重離子 heavy ion particle),故須用較大功率的迴旋加速器或同步加速器,才能將粒子加速至幾近光速,所製造出的射線,稱為重粒子射線。「質子」是氫原子去掉電子,因此質子射線係介於輕粒子射線與重粒子射線之間。

 

       放射線可以治療癌症,是利用放射線所釋放出的能量加諸於癌細胞本身,這種由放射線能量移轉到癌細胞上,我們稱之為「線性能量轉移(linear energy transfer),簡稱LET」。放射線在行進當中,若質量愈大,LET愈大,所釋放出的能量就愈大,也愈不受氧效應的影響,此對生物體造成的傷害就愈大。臨床上,我們發現腫瘤愈大時,缺氧的癌細胞愈多,對放射線治療效果就愈差。因此,增加癌細胞對放射線的敏感性,例如:放療合併化療、標靶藥物、中藥或一日多次照射.…等,是醫學界努力的目標。由圖一,我們知道隨原子序愈大,質量愈大,粒子愈重,其相對生物效應 (RBE) 愈好,氧增強比(OER)的影響就愈小。這對放射線敏感性差的惡性腫瘤,選擇重粒子放射線治療可以彌補傳統放射治療之不足。


       重粒子射線的另一個優點是Bragg Peak(布拉格峰),其「布拉格峰」能量寬度較質子射線更窄、更陡(質子射線的布拉格峰僅約1公分)。 當重粒子射線進入人體體表時的能量及腫瘤前面的正常組織所獲得之能量,均較質子射線為低,此顯示重粒子射線對正常組織有較好的保護作用。俟接近腫瘤病灶時,重粒子射線與質子射線一樣,均可釋放出100% 的能量。在腫瘤後面的正常組織,X射線還殘存60% 的能量,伽瑪射線及中子射線仍有40%的能量,僅重粒子射線與質子射線幾無任何能量的釋放,見圖二。
 


        若純以布拉格峰、線性能量轉移(LET)、氧增強比(OER)與相對生物效應(RBE)的角度比較各種放射線治療之優劣,重粒子放射線治療是優於質子放射線治療,更勝於傳統之光子與電子放射線治療。然而,臨床上癌症治療失敗,多肇因於早期癌細胞遠端轉移,跨領域之「整合性醫學(integrated medicine)」才是未來癌症治療的新趨勢。        臨床上,遇到較大腫瘤時,質子射線與重粒子射線都需用特殊材質擋板加寬(spread out)布拉格峰 能量寬度,才能涵蓋整個腫瘤大小,見圖三。因此,加寬布拉格峰能量寬度之射線提高了體表與腫瘤前面的正常組織的能量,但腫瘤後面正常組織的能量,仍然很低。若治療愈大的腫瘤,質子射線與重粒子射線亦需採取多方向照射,以降低前方正常組織的傷害,此與傳統光子治療比較,其優越性則逐漸降低。

        國內企業界財團跨足醫療事業,令人喜憂參半。喜的是:「開這家醫院不是要賺錢,是要做功德」,雖然要收費,但貧苦民眾不用擔心費用問題(自由時報 更新日期2007/12/28, 04:09)。筆者從事癌症臨床工作20多年,深知國人「嚐鮮」之就醫習性,因此憂的是:可能讓許多癌病患者誤以為重粒子放射線治療,是“唯一”治癌的希望與期待,而錯失應有的治療準則。企業界所投入巨額資金(質子治療設備約30-40億,重粒子治療約60-70億),僅對傳統放光子射線敏感性較差的肉瘤癌、顱底或眼底之惡性腫瘤治療較佳,但整體而言也是不符合經濟效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