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到鄉下冷靜了5天,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發現西瓜偎的那大邊是<不想工作了>。


工作20年,是累了,也是覺得自己已無法勝任這工作 : 若回任科任,聲帶負擔不比級任少;做行政,每週依舊有15節課,也不確定聲帶能否應付的來,加上做行政,寒暑假就沒了,每天要上班............我的縮頭烏龜性子又出來了,想著乾脆不做了,一了百了。



但回來後,我媽一句 : <你那麼年輕就呆在家裡,要做什麼?>

友直 : <你的孩子還小,所以你沒感覺以後會花錢像流水一樣可怕>

友諒 : <你不是要讓孩子讀私中嗎?不工作,讀的起嗎?>

友多聞 :< 你現在選擇資遣對你不利,資遣金一下就用完了,寧可再撐個幾年辦退休>

連我在大陸的弟弟也說 : <不要跟錢過不去...........>



  我又昏了 ,   鄉下白去了   ,    天哪!!!誰來把我打昏??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