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5點半,又咳醒。最近這陣子,每天晚上都劇烈咳醒................口水嗆到氣管的咳。


雖然告訴自己不要太在意,朦朦朧朧再給他睡去,只是,偶而,就像今天,咳的嚴重時,五臟內腑都醒了,就無法再入眠。


會想到去年五月發病前半年,也就是2年前的年底開始,我也是每天晚上都被口水嗆醒,然後2月一上班,馬上失聲,然後連白天,慢慢都會被湯湯水水嗆到,然後到後來的無法吞嚥、頭痛欲裂............


現在右手腳偶而發麻,隱隱頭痛的次數便多,再加一個半夜口水嗆醒,如賴醫師所說,也沒有辦法對他如何,我只能眼睜睜的看它作怪,只能默默的看著自己的健康,一點一滴的增加莫名的症狀,非得到某一個嚴重程度了,再來考慮第二次開刀或其他治療。


我沒有想到,原來連這種眼睜睜等著,也是一種可怕的折磨。


相較之下,去年初,完全不知情的情況,反而是種幸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