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當說話聲音一點一滴的回復,我以為我的健康狀況總有回復的時候。


曾經,放射腫瘤科醫生在過去半年聽到我”宏亮”的聲音時,他以為當初被壓迫的咽喉部神經功能正慢慢恢復中。


直到今天下午,掛了放射腫瘤科,美女醫生聽到我上班兩天就沒了聲音的陳述,嚇一跳,趕緊翻閱過去一年耳鼻喉科的病歷記載。看完,她也不禁沉吟…..


閃亮:醫生,我有沒有會錯耳鼻喉科的意思,我的左側聲帶確實一直沒有恢復,始終沒有功能?

醫:你的喉頭發炎的很厲害,只有兩種可能,不是感冒,就是使用過度。看樣子是單側聲帶使用過度了。你只有一邊聲帶在用,要當老師,恐怕很吃力,你們能不能轉到純行政職?

閃亮:我們的行政職是「教師兼行政」,還是要上12-15節課,我現在連能不能應付10節課都不確定,而且當行政人員還沒有寒暑假,

醫:我是建議你轉"純"行政職務,如果要兼上課,可能不太適合。

閃亮:那我先再休息一年,但是我們一年後也得要考慮辭不辭的問題了。所以,我得搞清楚:從去年到現在,15個月了,這麼久,神經都沒有恢復,是不是表示以後大概也不會恢復了?

醫:應該是。當初聽你的聲音,還以為你的左側功能有恢復一點,一般只靠單邊聲帶代償的病人,聲音不會像你那麼好,通常還會有點沙啞。可是看1月、5月、9月耳鼻喉科病歷,左側確實一直麻痺沒有功能,這麼久了…………應該就是不可能了

.................(沉默).....................



這一年看了那麼多位醫生,我很感謝美女醫生願意誠實的告訴我情況,不是其他醫生「不誠實」,只是有經驗的醫生,會避重就輕,深怕血淋淋的實情,會讓病人活不下去,就像我們當老師當久了,跟家長說孩子的狀況時,我們也會潤飾語句,避免刺激家長,所以不是醫生的錯,只是我個性直,希望聽「真實」,好讓自己對未來有實際的打算。


本來覺得自己很樂觀的,步履沉重的步出醫院,不知不覺自己是邊走邊掉淚。為什麼?是對未來失去希望?不是!是哀悼自己的人生遇此橫逆?也不是!………其實自己也說不上來,就是有一種……「確定」生命已走到了該轉彎的路口,本來還以為可能轉個90度小彎就好,沒想到眼前呈現的是180度的大彎路,還僅此一條,由不得我不轉彎。


我想,辭職的可能性大一點。但暫時再留職停薪一年,讓自己沉澱一下心情。


我想,我會持續看中醫。當科學的證據都證明:病理上,只靠一邊聲帶,不可能有那麼好好的聲音。那就表示,張步桃真的有一套,當初他斬釘截鐵掛保證,聲音一定能恢復,果然恢復到西醫都解釋不出來的程度。這一年,他也確實把我身體的免疫力,調理的很好,沒道理不繼續吃他的藥。


至於沒薪水後,經濟自主性的問題?…….........我還是放不下。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