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聲音,在我們這行等於廢了。我在完全失去信心之下,發mail給老闆們、人事主管(不能說,就用寫的),告訴他們自己不行了,請他們找代課,我要辭職...............


醫生開的診斷書,上面寫著:<一、左側聲帶麻痺。二、急性喉頭瀰漫性水腫>。當我送到校園時,校長已經調好所有我個人的資料在等我。他說我是個優秀老師,不要倉促下決定,以我的情況留職停薪還可以再申請一年,辭不辭,可以留到明年度再做決定。他認為我應該是因為太久沒上班,緊張、壓力所致,休養後,應該不會有問題的,要我不要自己想太多...........我,心灰意冷到聽不進去他說的,一心一意不想做這工作了...........,不過校長的口才實在很好,於是接受他的建議,選擇留職停薪中慢慢思考。


校長問我:前兩天他跟我對話時,我的聲音還很宏亮,只靠單邊聲帶聲音可以這麼好?唉!!!我也不知道,我也搞不懂人類發聲的原理是什麼,但突然失聲那一霎那,很明顯的感到右側喉嚨痛徹心肺,左側沒那樣痛(因為神經被腦瘤壓迫久了,萎縮無感?),幾乎可以確定,經過了15個月,我的咽喉神經依舊沒恢復,左聲帶罷工,可憐的右側聲帶就變成超時負荷。


這一年多來,即使說話聲音恢復良好,但幾次內視鏡檢查,左側聲帶確實是完全停擺不動。一年前,神經內科、神經外科、腫瘤科,包括耳鼻喉科,當初都不看好被壓迫的咽喉神經能恢復,15個月後,不過正常工作兩天聲音就毀了,顯然過去的<有聲音=神經有功能>的認知方向完全錯誤,很明顯左聲帶從頭到尾都沒有恢復,看樣子,醫生的預估並沒錯。


但神經沒恢復正常,為什麼音質卻恢復8成了?這真是費解的問題,下次得去問問醫生。



第二天,吃了1天份的藥之後,聲音稍好,整顆心這才放下,喘了大大一口氣,還好,一天就能恢復一點,那,應該不會像去年一樣遙遙無望的慘、慘、慘...........,應該,不用再花8個月來重建聲音吧?我,會不會只是驚弓之鳥,反應過度了?


當初神經外科醫生說,對付這顆腦瘤,最大的武器就是不要有壓力。唉,每個學期初,每個老師的聲帶,絕對是超出正常負荷的。如果,我每年開學都像這次這樣負荷不了?如果每次開學,都要在那邊擔憂自己的聲帶能不能過這一關?年年壓力,會不會反而對我的身體有傷?


想多了,好煩!!!


還好,我最擔心的噩夢是:女兒聽不到我說的話。但,昨天,在聲音最糟的狀況下,女兒湊近點還能聽到,令我安心多了。


後來好友們來看我,知道我現下念頭不想再教書了,錯愕的人變成他們,因為之前我還一付很想回去上班的樣子,轉變太大了。我知道他們不贊成這麼年輕就辭職在家,卻又不知怎麼說服我,只能告訴我:<聽校長的話就對了>。而我,也不知道怎麼讓他們理解:<只要腦裡的瘤還在,我,實在沒辦法像他們一樣,想著10年、20年後要面臨的經濟問題,天知道,我可能連個5年都沒有>...................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