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半年多,我自覺聲音狀況恢復良好。5月嗓音門診時雖然知道,左邊聲帶沒有恢復,聲音聽起來好似正常了,實則純粹靠右邊聲帶單邊震動而已,所以說話要慢,以免右側聲帶負荷過重,我很小心,雖然有幾次「拉舌頭」稍久,自己有感覺聲音的頻率有變,不過即使有變,也只是「稍微」的差異而已,一般人聽不太出來。(唱歌的人,對音質可能比一般人敏感)


因為知道只有單邊聲帶在震動發聲,即使日常生活中一般談話已恢復到幾近「正常」,我依舊擔心單邊聲帶到底能否應付教學「繁重」的使用量?回去上班前我特地詢問耳鼻喉科,醫生說:<使用麥克風、說話慢一點、用腹式發聲法,總之就是要徹底改變以往的說話方式。>這些我都可以做到,腹式發聲對一般人或許有點難,不過唱了那麼多年歌,這點難不倒我。


我,信心滿滿的回學校上班。




但才兩個半天,信心墜落谷底。


前天,學生第一天上學,處理雜務,身體上累斃了,但聲音還算OK。昨天早上起來,我有發現聲音音質有一點點疲累的感覺,但一般對談OK, 8點還有聲音,上到第二節,開始沙啞,到第4節課,已經不是沙啞而已,幾乎是完全說不出來,不管我如何用力使用腹式發音,還是很難說話。但是,有學生在,只能硬撐到12點。 不過才上4小時的課,聲音竟然在4小時之內………..從有到無。錯愕!!!!震驚!!!!,完全沒想到聲帶如此不堪使用,4小時就垮。…………回到家,我痛哭,金豆子拼命掉...........



心情之沮喪低落,無法一言蔽之。



我想到,輕度聽障的女兒,又聽不到我的聲音,去年此時的心痛、無助再度來襲,怎麼會這樣?我才剛把當時的筆談本子丟了而已~~~。

我想到,去年此時群醫認為我的聲音恢復希望渺茫,是上天垂憐,好不容易才恢復到現在這模樣。這次,我還有沒有這運氣?

我想到,如果聲帶如此不堪使用,這份教職怎麼繼續?

我想到,校長、主任、同事都很照顧我,今年在8個實習生中,特地派給我一位一眼望去就知道最優秀的實習生。本來還肖想要怎樣來「栽培後進」,但如意算盤打錯,才兩天就完蛋。

我想到,這班學生很倒楣,去年的代課老師換了2個,昨天接手,我還信心滿滿寫了一封信給家長。我的狀況竟意外的不穩定,如果最後又得辜負家長,我不是很罪過嗎?孩子們老是換老師,很可憐ㄟ~~~

我想到,雖然去年狀況最糟時,有考慮過是否要放棄我最愛的工作?不過,心理多少有點不捨。難道,真的得走這一步嗎?

我想了好多,越想越傷心............................



下午請假,去長庚看耳鼻喉科醫生。 經由喉頭內視鏡檢查,整個喉嚨紅腫的厲害。醫生說,不完全是聲帶閉鎖不全的因素,我的喉頭前陣子胃液逆流,胃液是強酸,傷害很大,加上也有病毒感染,所以才會在一夕之間嚴重起來。他開給我5天的類固醇,叮囑禁聲,否則以後說話都會是這樣的聲音。


雖然醫生有說吃完藥後,應該聲音會比較好,不過此刻,我感到心灰意冷,覺得高估了自己的身體狀況,高估了聲帶單邊發聲的能力,也高估了身體的免疫力。這48個小時,我只感到挫敗、無邊無際的挫敗................心情晦澀之虞,


思路很亂,心情盪到谷底,感覺地獄重開大門迎接我,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才是正確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