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了,能平安走過五年,覺得未來的日子都是賺到的。

吞嚥依舊有點問題,可以接受;耳鳴,習慣了,可以接受;常常頭痛,反正再怎麼痛也沒有五年前痛到想剁頭,可以接受;只要想到賴醫師說的<有多少腦瘤病人開刀放療後比你悽慘...>,種種的不適,都能接受,唯一,唯一,潛在內心深處的隱痛..........不能再..唱...歌...


我那麼愛唱歌,也覺得自己唱得好。在合唱團唱了十年,最後因懷老二加上一些無謂的意氣退出,這事,成為我這一生最後悔的選擇,曾想過,老二再大一點,我要找機會回合唱團,哪知,上帝送我一顆腦瘤,我就再也不能唱歌了,回合唱團,成為遙不可及的夢。

音樂科的老同事勸我再回音樂科任,雖然我笑著回答,我現在聲音不行................可是,我的心在滴血。

聽到五六年級生最愛的民歌,我想跟著唱,卻五音不全,自己聽著忍不住掉淚..................我想念我的聲音。


這是2007年寫的 


昨天到老大家聚會,席間因為小雯要參加智障者歌唱比賽,老大開了卡拉OK,李先生和lily陸續歡唱,喜歡唱歌的我……好想唱!可是,除了當聽眾,我別無選擇,現在雖然說話不再是氣聲,可是聲帶並未恢復正常功能,連一般正常說話頻率都不穩定,根本無法抓音準,唱歌能聽嗎? 當然有人慫恿我歌唱,我心裡淌血,卻只能沉默的搖搖手拒絕,不知情的朋友們,大概不知道歌唱能力的喪失,對我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吧!

真的好想唱!好懷念在合唱團的那段美好時光。

幾次在家裡聽歌,忍不住會跟著哼,只是,腦子裡有那個音準,聲帶卻不聽指揮,唱不出音準,音域起伏較大的句子歌,我就掌握不了,何況高音……慘不忍睹的歌聲。我曾試圖以歌唱技巧來彌補peachi的不足,然而遇到長音,就完了,聲帶震動、呼吸撐不瞭那麼久,結果,依舊走音連連。

好傷心!聽歌聽著聽著會掉眼淚的人,只有我吧~~~~~


耳鼻喉科說最慢三年會有聲音,我曾以為聲音恢復正常,唱歌的能力也能回來,但兩年、三年、四年.............五年沒回來,我死心了,心,卻在淌淚,我不敢說淌血,畢竟,曾經那樣艱難的失去聲音,但上帝還是把說話的聲音還給我了,我不該再貪心了,只是,當最愛成為回憶,我只能在心裡,一個人默默的思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