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兩年前剛發病時,即使在去年週年慶時,我也不敢想像,我,可以在2年後的現在,活得這麼健康,活得耳聰目明,活得四肢健全,是的,雖然仍有些小問題,可是無礙我四處趴趴走。能夠跟頭頂這顆瘤和平共處,順利撐過兩年,心中不免雀躍;突然發現,當身體比預估狀況好時,我的「心肝」也變大了。


確診是腦瘤時,痛不欲生,如果,沒有這兩個孩子,我想我會在第一時間就失去求生意志。因為在過去的認知裡,腦瘤病人沒幾個好下場,連我的學生13歲年輕體力好,都在開刀兩年後就走了,更何況我的瘤是那麼棘手難以處理,放棄比戰鬥容易太多了。但一個母親的不捨,力量很大,因為不捨孩子成為無母的孤兒,我在最快的時間內,選擇戰鬥。即使後來戰鬥成功,其實依舊沒多大信心,外人看到我的勇敢,百分百是強迫性自我催眠「一定要活下去」,內心真有那樣的信心嗎?沒有,我脆弱的仍需求助安眠藥和心理諮商。而且,完全不敢有任何長期計畫,我的人生只有當下,而我的當下只有一個目標:「好好陪孩子,希望孩子將來記得媽媽。」~~~~就這樣,其他的,完全不敢奢望。


手腳痠麻,確定禍首是骨刺而非腦瘤作怪後,我的心鬆了口氣,突然覺得,既然能和平共處2年,或許,還可以更久………….然後,心中那個「自我」熊熊冒出來。突然想,真的要一直留在家裡,只照管這2個即將邁入侏儸紀(青春期)的恐龍嗎?.......恐龍,通常是討厭爸媽的怪物,不是嗎?


至於工作的考量,校長拋給我的橄欖枝是協助管理圖書館,減課。這橄欖枝我想接又怕接,很猶豫。一方面考量自己的身體到底能否負荷,一方面考量授課是我喜歡的閱讀指導,卻也害怕負責義工媽媽們的工作聯繫、分派。……………..恩……必須說實話,學校義工媽媽越來越多後,「人」的問題粉多粉多粉多粉多粉多粉多………….我實在沒有長袖善舞之能,以前當導師時,就避之唯恐野火上身,這下要親上火線,我覺得自己直通通的個性,很難妥善協調"女人"的問題,總之,會懷疑把自己的生命,花在不喜歡的事情上,值得嗎?萬一因不快樂賠上自己健康值得嗎?


可是上次看睡眠門診醫生勸我:「走過幽谷,人生要有大開大闔的視野,……….. 」那天談得滿多,賴醫生也說:「人際關係看你怎麼處理,你可以涉入其中亂攪一通,也可以左耳進右耳出,笑笑就過。」


這一陣子我對自己賺到的2年,感到物超所值,「自我」冒出頭的我,突然想給自己人生一個挑戰,上帝讓我的生命硬轉個彎,不讓我做喜歡的導師,既然如此,我是不是該試試看自己的潛能,說不定痛恨處理人際關係的我,其實很有八婆的潛能?再不然,我有不動如山的活菩薩功力?不管是哪種可能,總得去試了才知道。五年級生小時候都學過這首歌:「這是一句好話,再試一下,一試再試做不成,再試一下。這會使你的勇氣生,這會使你的膽識生,勇敢做去不要怕,再試一下。」


我的個性保守,不喜改變,可人生沒有永遠不變的事物。過去在不同人生階段,我的「我執」常令我適應不良,後來看到一篇文章,他說:人要像水一樣,放到方形容器就是方形,放到圓形容器就成圓形。這文影響我至深。後來每次在遭遇選擇時,總會想起這話,總告訴自己,不要怕,我只是從方形容器走入圓形,我依舊是我。兩年前,我用這句話說服了自己,習於平淡的米蟲生活,兩年後,我還是用這句話,說服自己試試生命的可能。


其實,試不試的成,我目前也沒把握,但閱讀指導一直是我很愛的專業,可說不定到時候根本聲帶就撐不下去,那那個什麼生命的可能,也就連帶不必妄言了。


什麼都思考過後,我決定接受校長的橄欖枝,給自己的生命闖一條出口。(謝謝張校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