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週每天累得像狗,懷疑是吃安眠藥的副作用,於是改吃中藥(還是一個月前開的藥)。這段時間生理上累歸累,不過聲音在我完美的課程設計下,保存得還不錯。


上週連續"偶而"進食嗆到,到週六下午,突發的、疲憊到......不知該如何形容,總之,那晚連安眠藥都沒吃,睡得不省人事。(簡直是這3個月來唯一的奇蹟)週日睡得飽飽的醒來,應該神采奕奕吧!!!沒想到,一夕之間我瞬間失聲!!!


有沒有搞錯?我又沒上班,又沒對家裡小孩發飆?而且睡得那麼飽,竟然還會渾身無力,午餐去外食,又一直嗆到........1點回到家,直接跳上床....。睡到5點,父子三人已經去浮洲橋運動完回家了,整個晚上我依舊攤在沙發上動不了,連說話都沒力。


身體的感覺,彷彿就像2年半前發病時,累、無聲、難吞嚥..........。我心慌,想掛神經外科的診,可是,每次,神外醫生老是說我"太敏感"、"太緊張",搞不好他又這麼說,算了,失聲這事比較嚴重,尤其是無預警"突然"失聲,去看看耳鼻喉科醫生怎麼說,萬一喉嚨沒事,就真是腦子壞了。


沒想到我習慣看的林口長庚李教授額滿,桃分沒號,還好台北長庚沒額滿,遠就遠吧!!!趕緊掛了號再說。


週一垮著臉去上班,還好只有2節課,沙啞的撐了過去。回家還是疲倦........疲倦.........疲倦...........,可是,神奇的事發生了,晚上8點,我瞬間不疲倦了,聲音也瞬間恢復正常了。不誇張,我張口跟孩子講話,聲音就恢復正常了。


搔搔頭,突然不知道,我到底該為這個神蹟歡呼,還是該為那個突然錯亂的神經痛罵一番?總之,聲音突然恢復了,那耳鼻喉科也不用看了。


給關心我的好友們:

我知道你們也很關心,希望我趕快去看醫生,雖然我對那根不對的神經也毛毛的,可是我還是要神經放大條點。為什麼呢?


去年12月底連續聽取第二、第三醫療意見後,結論早已出來。萬一、一萬分之一,或一億分之一,我的瘤真的有變化,醫療方式是.........沒轍,還是不能開刀、連電療都不能再做,因為人腦所能接受的最大放射線單位是5000單位,我已經電到4800單位幾近極限值啦,再電,腦子就報銷了。所以,除非我的症狀很嚴重、很嚴重,否則醫生絕不會以小換大幫我開腦的。症狀輕微的話,醫生看完,還是只能叫我固定回診追蹤而已。


SO,目前我最好的狀況就是維持現況,那根不對的神經既然只發作2天,就神奇的自動拍拍屁股回家,我也就沒必要把他看的那麼緊張,保持輕鬆就好。下個月回診時,當然會跟醫生提提那根不對的神經,其他的,不想了。

總之,蟹蟹大夥的關愛,乖,給我親一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