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老椰子的感冒,禍延4口,週一晚女兒先受難,週二晚,換兒子鼻塞示警,週三一早,我覺得喉嚨怪怪,心知不妙,決定一個上午要當水桶,不過臨時被抓上場多說了半節圖書館利用教育課,.......不用到中午,喉嚨從怪怪轉為疼痛......哇哇哇,當水桶也來不及了。


下午回家休息,就在疼痛到最高點時,竟然發現新大陸:我的喉嚨只有右半邊會痛


初時心一緊,有點難過。我猜,病毒哪會管你左或右,發炎不會只發炎側,右邊都痛入心肺了,左側喉嚨卻沒感覺到絲毫疼痛,看來,我左半側控制咽喉的那部分神經,應是壞死沒救,都兩年半了,那個萎縮的左聲帶,大概也不用再抱任何希望,應該是不可能再有進展。後來想想,為什麼我到現在才發現?原來,這2年在怪老子中醫調養下,我都沒啥感冒,有的話,也是輕微到自己都很懷疑是不是真感冒過,所以,這還是近年第一次喉嚨痛到,可以讓我意識到2側喉嚨的健康狀況不同,嗯~~~~再一次同意,中醫在調養體質方面,真優!!!


睡一覺醒來,精神不再萎糜,繼續當水桶。嘿,中午以前灌水時還不會覺的吞嚥會痛;晚上,就很明顯,口水、食物一經過食道,右喉灼熱到受不了,這種劇烈疼痛感,照以前的經驗,早讓我食不下嚥,求爺爺告奶奶。不過這次只有半邊痛,等於疼痛減半,吃喝沒那麼困難,疼痛程度還在忍受範圍內,也就不想用止痛藥了,還可以繼續當水桶。感冒,應該會比家裡其他三口早復原!!!

因禍得福,疼一半也有優點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