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大順,就用這次流感來起頭吧!因為如果不是這次染上流感,壓根忘了,從鬼門關回來又過了六個年頭。



 

老鼠兩週前感冒,不過很快就復原了。隔了一週,我感到疲憊、喉嚨輕微癢癢開始,我想,我被老鼠傳染了,不過,看老鼠復原的快,我也就只當一般感冒,把馬偕的過敏備用藥吃一吃。但6天過去了,疲憊依舊,咳嗽鼻涕雖沒更多,卻也沒少,第七天開始擔心再不好,下週的MRI可能會因咳嗽照不成,還是趕緊去看醫生吧!


 

哪知醫生一看,就說:「哇,鼻腔很種,這麼嚴重還拖那麼多天沒看醫生,你很能忍ㄟ!」


 

我…我…我…,我不知道我在「忍」,兩年前經歷過新型流感病毒H1N1的肆虐,這次的不適感,相較之下只是小咖。壓根子沒想過,這程度的病痛,不應視為理所當然,應該把他當警鐘。(註:當年H1N1我們全家都中標,而且是嚴重到覺得自己快掛掉的那種重症。)


 

我不想做個會忍耐的女人,當年手術室走一遭點醒了我,平時我太會忍,這不是好事。換個說法,人要是把自己身體當壓力接收器,平素太輕忽身體釋放的訊息,會讓疾病有秋風掃落葉,大肆反撲健康的機會,所以後來,我開始學著傾聽身體的聲音,一點點不舒服,就要放慢腳步休息,跟自己的身體和平共存,這樣才能永保安康。

沒想到,六年前的領悟,六年後又犯了同樣的毛病,我不要啦

這麼想的同時,才記起來,對厚~~~5月了,剛好是六週年慶的日子。



 

仔細想想,這半年為了阿默爸爸,還有媽媽,加上竹和老鼠雙雙進新學校,確實把自己神經繃得太緊了。我得寫個大字報來提醒自己:放鬆~~~放鬆~~~~至少未來三個月,爸跟外傭住,媽跟老弟住,一切都步入軌道,孩子大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功課當就當吧,就當孩子們的<蛹變>。



 

像昨天氣極問竹:「你明知不練打字,就是會被當,這門課暑修又開不成,為什麼馬麻耳提面命半天,你就是不願練習,能不能告訴我,你明知會被當,卻不想逼自己練習的理由是什麼?」大小姐倒乾脆,大喇喇回答我:「因為我看不到有什麼嚴重後果。」

罷了~~~小孩短視,不見棺材不掉淚,父母在那邊氣急攻心也沒用,我還是看開點,做個太平媽媽,對自己身體比較好。


 

還是老話,能平安度過6個年頭,是老天的賞賜,再阿Q一點想,有命得流感,總比沒命好,阿Q等級更高點想的話,恩.~~~能度過6個年頭,才有那個機會看到<克流感>長什麼樣子咩。

什麼???我幹嘛對克流感那麼興奮???

因為,兩年前H1N1全台大流行時,大家都知道克流感最有用,可是醫療院所惜克如金,即使我和老鼠病得呼吸困難、奄奄一息,去了3家醫院,醫生還是不肯開克流感給我們。這藥是孔金又包銀的,孔到今天如果不是因為我有重大傷病卡,我還是吃不到這藥,所以囉,有時候生病也不全然是壞事。



 

六週年慶,搖旗吶喊一下!

 

 

 

對了,還要澄清一下,搞半天實在不是老鼠傳染給我,事實證明我拖太久才去就醫,結果反而是我把流感傳染給老鼠,金拍謝!!!姐姐妹妹們身體有病痛可別忍啊,21世紀的女性,忍耐絕對不是美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