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了,猛灌水兩天原以為沒問題,不料昨天開始咳嗽,這下,乖乖到附近診所拿藥。

難得張醫師今日後頭沒有病人,話題從九年前腦瘤壓迫舌咽神經後,每次感冒必從喉嚨氣管起病兆聊起,一直聊到半年前左耳失聰,甚至質子治療。他問我腫瘤目前現狀,長庚的醫生到底認為有沒有變大?我忍不住抱怨,各科醫生都有自己不同說法,我到底該信誰?


耳鼻喉科指著CT,斬釘截鐵說是腦瘤壓迫耳蝸管,造成聽力喪失;神經外科說MRl看來並無變化,聽力喪失他解釋為房子結構不好,所以一點點小搖晃就樑柱坍塌;上週放射科醫生認為是放射治療的後遺症,和腫瘤有一點點小變化,兩者因素各佔一半。我該聽誰的?


張醫師率性的背靠醫師椅(嗯,他那張辦公椅看起來滿好坐的,要躺要坐很方便),跟我解釋起放射治療為何會在多年以後才出現後遺症。因為細胞組織照過放射線,他會慢慢纖維化,第一年一點點部分纖維化,第二年再多一點,第三年再一點.......,所以你的聽力應該也是一點一點在惡化,只是細微的變化你自己無感,聽力組織纖維化累積到今年,可能變化的多一點,然後你就覺得聽力全失。他搖搖手接著說:耳鼻喉科的說法你就不用聽,他們不是腦瘤專家,只有神經外科和放射科才具備腦瘤的專業,所以你聽這兩科醫生的說法就好。

太謝謝張醫師了,我正模擬兩可對放射醫師說法有點疑惑時,他適時的解說放射治療後遺症的原理,這才讓我釋疑。我舉一反三的理解到,原來放療是希望腫瘤纖維化,只是我的脊索瘤還沒纖維化,我的中耳組織倒先纖維化了,尤其對照九年前的就醫記錄,更證明左耳失聰確是放射治療的後疑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