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到長庚回診,神外醫生說"差不多,沒有什麼變化",雖然每半年都聽到同一句話,我還是很開心的,內心盤算著:明年五月滿十週年時,到時候要送個禮給吳醫師好好慶祝。


放寒假是夜貓子的Happy time,我放肆的K小說,連著一星期都是3、4點才睡,怕什麼呢?一覺睡到11、12點,早上還省了一餐,多美好的日子啊。老天爺估摸是看不下去了,2/15星期日凌晨,我照舊K小說,突然間左耳火車轟隆隆駛過,不誇張,不是漸進式大聲,而是突然耳鳴就放大了,大聲到我腦袋瓜受不了,嚇得我趕緊躺下來睡覺。中午起床之後發現輕微暈眩,沒到天旋地轉,但重心有點不穩,然後竹和老鼠跟我講話,在我左邊我聽不清楚。畢竟8年前電療後我一直就跟輕微耳鳴和平共處,這次突然的大耳鳴,我不以為意,以為是自己這十天這作息不正常而已,多休息會慢慢好。


直到下午跟企鵝媽媽在line,因為企鵝爺爺之前壓力太大,突發性耳聾的經驗,她嚴重警告我必須掌握7天的黃金治療期,趕緊住院治療,否則會永遠喪失聽力,上網一查,嚇得我趕緊掛號,糟的是趨近年假,再兩天就除夕,長庚耳鼻喉科不是停診,就是滿號,只好改掛亞東週一的門診。


亞東的醫師只做聽力檢查,很糟,左耳幾乎完全聽不到,判斷是突發性耳聾,醫生告訴我聽力救回來的機率是1/3,通常分貝數越低,恢復聽力的可能就越低,能恢復一半就算幸運,他的態度雖沒有明說,但很明顯認為很難救回來,也可能馬上就過年了,並未叫我住院,只開了高劑量類固醇一試。


回家後,我滿沮喪的吃完9顆藥,本來胃就不好的我,哪怕9顆藥中有2顆胃藥,我還是拼命想吐,硬忍著,卻也擔心這樣難受,有辦法吃完一週的類固醇嗎?之後,老弟問了他有同樣經歷的同學,認為事態嚴重,不間斷的line我,要我換家醫院,趕緊去榮總急診住院,沒時間等門診了。正不舒服得我,喪氣犯懶不太想理,沒想到老弟說下班他來載我去榮總,我不想讓最近事多的他還要操心我的事,想一想決定去長庚急診碰運氣,若長庚也不收我住院,就認了。一連串等待、會診之後,耳鼻喉科醫生其實也認為亞東的處置是對的,因為住院只是多加了一項注射血管擴張劑,血管擴張劑的效果有多大,他認為並未有臨床統計研究,存疑。可他被我說服了,我告訴他:我知道救回聽力的機率不高,可明知道有方法有機會救,總要試一試,試過仍救不回,我就認命。


如願住院後,打了一晚上的點滴,照理這一天奔波下來,累斃的我應該好睡卻失眠了,原來這注射藥物有亢奮副作用,護理師說明天開始白天打就沒問題。哪知第二天9點主治大夫來卻告知我,他們檢視了我1/29的MRI,初步判斷我的突發性耳聾,是腦瘤壓迫造成的可能性相當高,因單純突發性耳聾和腦瘤壓迫耳聾,治療方式完全不同,所以注射治療計畫暫停,等稍後他和我的神經外科主治醫生談過,再決定後續治療方式。我幾乎不敢相信,十天前神經外科告訴我OK,十天後腦瘤就壓迫到聽神經???我這生長速度緩慢的脊索瘤,從馬拉松改跑100M了???醫生說很難說,雖然1/29的片子我的瘤沒壓迫到,但離聽神經很近很近............


我的神外主治醫生出國了,神外的住院醫師會診後決定下午再照CT(電腦斷層掃描),因為要禁食,照完CT已經6:35pm,我知道明天才會告知結果,這一晚,我只能耐心的等候。可我失眠了,我希望是單純性失聰,至少還有1/3救回來的"機會",若是腦瘤,就救無可救了。當初去問第二、第三醫療意見時,就知道位置不好沒有開刀切除的可能,放射線治療已經做到滿,復發之後也不可能做電療,放射科醫師很早就告訴我,唯一機會就是質子中心。可長庚的質子中心還沒營運,連實驗計畫都還沒開始。


明天除夕,有生以來第一次,我希望可以在醫院過年。


熬到第三天一早,耳鼻喉科主治大夫對著電腦斷層解釋給我聽,腦瘤沒壓迫到聽神經,但有些囊腫壓迫到中耳,所以很肯定是腦瘤的問題,所以後續治療要由神經外科處理,他會幫我約診吳醫師回國後的第一次門診。這狀況也出乎我意外,我盡可能保持理性的問醫生:不是壓迫聽神經,而是中耳,以他們的臨床經驗,假設處理了腦瘤,聽力有沒有辦法恢復?醫生很不忍的搖頭告訴我,沒辦法;我接著問,可以配戴助聽器輔助聽力嗎?醫生說,傷到耳蝸管,助聽器沒有作用。...........當下只覺得晴天霹靂。


心情零亂的回到病房收行李準備出院,接下來我哭的已經不是治療問題,而是我的工作..........。


在安靜的室內,有回音的狀況下,單耳正常我尚可和人對話,只要盡量在右邊都OK,可是一到室外,我幾乎是聽不到多少聲音,此刻才發現,原來雙耳互相輔助的功能如此強大,顯然我必須花一段時間適應單耳失聰的生活,問題是,開學在即,上帝沒給我時間,不管後面神經外科決定如何治療,我已確定短期內我根本沒辦法繼續教學工作,我甚至懷疑,就算適應了單耳悅聽的生活,面對在我四週的一年級孩子,左側來聲聽不到、我能照顧好嗎他們嗎?以現在家長不容許老師出一點紕漏的情況下,家長能接受嗎?一個月前我還跟同事盤算,再過2.5年我就可以退休了,現在,我連這學期要怎麼過?怎麼請假?都茫然。


算一算,跟這顆腦瘤和平共處了8年又8個月,8.8算吉祥數字嗎?我原以為老天爺給我的吉祥數字是10。這一切來得太快了,原來,從天堂到地獄的距離,不過三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