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底,阿姨找不到人一起去日本,我自告奮勇跟他去。一方面,覺得每天爬山自覺生理狀況不錯,想試試自己身體到底恢復到什麼狀況;一方面,最愛出國旅遊的我,走過歐美多國,就是沒去過日本,急著想趁狀況不錯,趕緊去一趟,免的將來遺憾。

跟一群老人家遊北海道……恩……恩,可想而知。

不過,這趟5天之旅,只要不急著吞,我已經能吃下旅行團提供的食物,也就是吞嚥能力恢復九成。算算,5月到11月,剛好半年,好長一段路…………


至於聲音,很明顯的,氣聲減少,已經可以近距離跟別人溝通。阿姨那些朋友都不知道我的聲音有問題,只知道我”寡言”。總之,是大進展,雖然目前還只能小聲講話,但有聲音,就表示我復職有望。


耳鼻喉科照內視鏡,結果確定我的直覺沒錯,確實是左聲帶向中間靠攏,而不是右聲帶彌補缺口,看到內視鏡照片,我精神大振,萎縮的左聲帶能向中間合攏,表示神經慢慢開始有作用,當初顱底壓迫的咽舌神經,"可能"漸次在恢復中。


很興奮的告訴吳醫生,我吃中藥。他笑笑說:<我想不是中藥治療的關係,應該是你的身體剛好也慢慢恢復了。>


隨你說吧!以前一天到晚感冒的我,已經半年都沒生病了,至少,中醫在調理身體方面,一把罩!!!顯然,每週跑台北看中醫,還是有效,所以我還是會繼續吃中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