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是一年後才寫的文章,若不是為了幫助一位網友罹癌的先生,我很想讓不好的回憶隨風而散......


我記得,即使明知手術風險很大,但為了孩子,我在術前很積極的、正面的面對手術,我的積極與正面大概醫護人員都很難相信,其實積極面對含有天真的成分................因為小時候動過手部和眼部手術,記憶中手術沒那麼可怕。(人笨的證據在此)


但腦部手術後的生理痛苦,超乎我的想像與負荷,除了之前我所說無法吞食、喝水外,我一步也無法下床,甚至連病床搖高60度半坐都無法(劇烈頭痛、炫暈),也無法平躺,因為口水會嗆到氣管裡,所以病床必須搖高15-30度,很難相信術後第七天,我生理上的痛楚遠超過術後第二天......粉多粉多 ……多到我覺得自己承受不了,多到我躺在床上偷偷流淚,多到我覺得今生無望......

最不舒服的是胃.................我認為是插了鼻胃管闖的禍,因為麻藥不良反應,應該不會讓我從術後第一天吐到第七天,吐....那麼、那麼久。


術後都7天了,我依舊一點食物都無法下嚥,即使喝一小滴水,也照吐不誤。頭部,則是越來越痛,依舊咳嗽,醫生說我肺部X光有白點,應該是之前食物進入肺部造成肺炎,所以咳嗽,可一咳嗽,我的肺痛,頭更痛到無以復加,還有胃痛,大的藥丸吞不下去,醫生要改開別的小藥丸,小藥丸好不容易吞下去了,不到五分鐘又吐,連血都吐出來,一吐,腦壓加高,整個人都昏了,這種狀況不是偶而,是一天七八次,


看著自己的生理狀況一路走下坡,甚至肺部積痰,呼吸困難,我已經沒有辦法再相信自己會復原.........術前的積極面對變成了我最悔恨的決定 ,我開始怨嘆,當初如果不開刀,雖然無法進硬食,雖然沒啥聲音 ,可是術前我還能走、能跳,不像現在,都手術一個星期了,簡直就是活屍體。


我不敢在我爸媽面前說,不敢在先生、好友面前說...........因為我知道他們也很累,他們很關心我,直到我弟從大陸回來,晚上來醫院照顧我,在我劇烈吐藥、吐胃液之後,我終於受不了痛哭,我用文字告訴他"我後悔動這個手術,動了又如何,瘤還是不能拿,我不但沒在原地踏步,甚至更糟..........."



我弟"看"完我說的,很無奈,恨鐵不成鋼的對我說 :<你怎能這麼說?沒有手術就沒有希望知道你的瘤是良性;沒有手術,大家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你的狀況不斷惡化,束手無策,醫生也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辦,不管如何,手術這個決定還是對的,我知道你很難過,可是這一切還是應該的。>痛苦說出口,聽到家人這麼說,心裡稍稍好過。


但我的狀況依舊持續惡化,某天,護理長來巡房,我泣不成聲,當著看護的面,我寫了一堆灰心喪志的話,包括我的孩子是身障,我不知道這樣不像人的我,怎麼辦????我的孩子未來怎麼辦????那位護理長很好心的陪了我講1個小時話,除了一再保證他們整個醫療團隊一定會幫我之外(心理治療),又專業分析我的狀況為何會越來越糟的原因給我聽,這才發現我陷入一個"惡性循環"裡…….


終於大悟,我開始忍痛斜坐,雖然這樣頭部會劇烈疼痛,但可以幫助呼吸.....................忍痛離床洗澡,試著站立和直坐.........即使明知會吐,還是練習喝濃湯,雖然還是沒能離開我的單人房,但我試著看看能不能把自己放進"良性循環"裡。


謝天謝地,雖然很慢,但生理的痛一點一滴的減輕中,一週後,一切生理的不適下降,雖痛,但已到我心理狀況可以負荷的程度,這才出院 (大醫院看你沒立即危險,都馬趕病人回家的啦)
出院前一天,我才練習從病房走到護理站.............在出院前,我連坐在輪椅上都頭痛到受不了,何況走路?  



這些事,現在回想都還會哭,我到現在還很害怕回憶手術後這些歷程。

人類,在身體極度痛苦的狀況下,再怎麼堅強的人,求生意志也會越來越脆弱,這段經歷讓我了解到:永遠不要指責病人的求生意志薄弱,因為若不是痛苦難以承受,誰想放棄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