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麻藥未退盡,所以我產生幻影?還是死神真的在我床邊等我?

 

第一次進加護病房,我才知道加護病房是一人一間房。術後拔掉鼻胃管的我,終於能說話,雖然麻藥慢慢消退,開始有感覺到腦部手術的痛,不過比起20天前,每晚劇烈頭疼到想剁了自己頭的那種痛,這術後的疼痛對我,根本是小巫見大巫;雖然又陸續嘔吐出紅色血塊,但初清醒那2小時的我,還是可以跟護士說說笑笑,護士見我狀況不錯,囑我好好睡一覺,就去忙了。

 

 

意想不到的是,就在我想睡時,漸漸的開始覺得呼吸不順,怎麼吸不到空氣一樣?明明氧氣罩就在我的口鼻上,為何會呼吸困難?為何全身無力?為何聯想掙開眼皮都很困難?接著就聽到儀器急促的”嘟嘟嘟”聲音,我心頭大驚,奇怪,明明我意識清楚,卻覺得身體不受自己控制,這是怎麼了?無力的微睜雙眼,卻看到床尾有個人靜靜的看著我,他…..不像醫護人員,沒有名牌、胸前沒掛一堆東西,沒有忙碌,就只是站在門口,靜靜的,瞧著我……

 

奇怪,他的背後一堆醫護人員匆匆忙忙的走動著,這個人為什麼一無所動?就只是站在那裡,用一種冷冷的眼神愀著我????我試圖抬手(意識清醒時護士與我約定,有事就舉手),護士是來了,以為我在睡,看看又走,我心頭一驚,為什麼?為什麼護士沒看到那個人?開始害怕,很深沉的害怕,直覺那個人是死神,不! 不行!我的孩子還那麼小!不要!我不要跟你走。

 

我試著竭力所能的呼吸,儘可能的吸氧氣,好不容易終於機器不再”嘟嘟嘟”,我放下心了,我試著微睜眼皮,從眼角看著那個"人",他依舊守在門口。第一次感到無止盡的恐懼,可是,我告訴自己,努力的告訴自己,別怕,別怕......."我們",就這樣對看著!!!

 

累了,好想睡,不想管那個死神了;就在有這念頭時,我又呼吸困難了。不知道心跳快或慢,反正又聽到機器急促的”嘟嘟嘟嘟嘟嘟......”聲,不對勁,這是怎麼了,急促的機器聲,應該是生命指數的意義吧!!!孩子還小,我不要死!!!我好害怕,突然想到以前老師教過:涷死的前兆就是想睡。難道,死神是來帶我的?不!!不要!!!!!我開始在心中唸”南無觀世音菩薩”,我請求他救我,請求他可憐我的孩子,求著求著......呼吸慢慢順了。

 

死命撐著不要睡著,努力念著佛號,不確定到底怎麼了?那個"人"為什麼還在那裡冷冷的看我?又不做其他的事?他到底有何意圖?但不管我多努力的撐著,多努力的呼吸,撐沒多久,又開始昏昏欲睡、呼吸不順……….「我要活著」「我要活著」我心頭一直吶喊著,努力硬撐,努力唸佛祖法號,每次機器一急促的”嘟嘟嘟”叫,我就硬撐到機器恢復慢速度的”督--督--督--督--”正常為止,直到機器就不再嘟嘟叫。但太平沒多久,我又呼吸困難了,機器又開始嘟嘟叫,我又警覺,趕緊再吸氣,趕緊再唸佛號,就這樣,反覆著努力呼吸---機器亂叫------努力呼吸---機器亂叫------努力呼吸---機器亂叫------

 

而那個"人",卻始終一直站門邊或床尾,沒有任何言語,唯一不變的是冷眼看我。

 

這樣斷斷續續撐著,開始覺得體力越來越糟。我好累,真的好累,害怕自己會撐不下去,我終於開始掉淚.............明明聽到護士來來去去紀錄的都是”正常”,可是,意識清醒的我,感到的卻是生命的力量,一點一點的流失了……,好怕,好怕自己撐不過這關……..撐了好久,我覺得快撐不下去了……..一度我想「睡了吧」,撐的好累……….,腦中突然想起竹,沒有我,他怎麼辦?我哭了,好想找救兵!,眼淚一直掉,竹!你要保祐媽媽。

 

就這樣,我邊哭邊撐,有時候唸佛號,有時候想竹和皮蛋,死神卻依舊好整以暇的靠在門邊,也沒有任何的動作和言語,他….到底是什麼意思?時間過了好久,我撐的好累?醫護人員來了又走,就是沒人駐足,沒人發現我清醒著,最多只幫我拭拭眼角的"水",為什麼沒人發現不對勁???我好想求救,卻無力言語,甚至連手都抬不起來。

 

撐著過了彷彿一世紀那麼久,開刀的吳醫師來看我,我聽到他的聲音,努力的睜開雙眼,想用僅存的力氣告訴他「救救我」,卻發現,我的聲音就像蚊子一樣細,他根本聽不到。心裡好急好急,怎麼辦?我該怎麼讓他知道我不對勁?他一直問我ㄧ些問題……我聽的到,但我的回答他卻聽不到,怎麼辦?怎麼辦?我決定奮力一搏,用盡全身僅存的力氣提醒他「看心電圖」,沒想到用那麼大力講的話,卻氣若游絲…………但是,我聽到吳醫師在對醫護人員發脾氣,我聽到他說:「不對勁,開刀完麻醉醒來這麼久了,病人不應該這麼虛弱!」我聽到他在交代醫護人員特別留意我………………謝天謝地!這個吳醫師注意到我是清醒的,我能回應他,只是沒有力氣,他真是我的福星。

 

儘管接下來好幾個人在我的加護病房川流,不過,死神依舊紋風不動站在同一位置,奇怪!這麼多的醫護人員都看不到他嗎?

 

我不知道硬撐了多久,可是後來,我感覺得身體一點一點,慢慢聽我使喚了。因為病床正前方就有時鐘,我看了,大約是晚上10點多吧!再望向門邊…….那個"人"…….不見影蹤。這是表示…….我…….撐過來了嗎?

 

註:2006/05/18下午2:30手術完進加護病房,3點多拔掉鼻胃管,5點以前護士幫我更衣、清洗身體,我還跟護士說說笑笑,碰見死神的時間……大約有3-4小時吧!好奇怪,12點,我問溫柔可人的護士小姐,那段他們覺得我睡著的時間,我的呼吸和心跳正常嗎?她說:「都在正常範圍」………我心頭一直覺得好怪!那段時間的"意識清楚",到底是夢,還是真?


(((PS這段經驗太可怕,半年來,我始終無一刻能忘記當時的恐懼,一直到半年後才有勇氣記錄下來,不過日期還是寫開刀那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