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媽的好友兒子意外得知,他和吳醫師是舊交,牽上了線,吳醫師在時間滿檔的情況下,如我所願盡快排刀,且幫我排了頭刀(就是當天第一位手術病患),一早7點心懷忐忑的進了手術房,等我有知覺時已是下午3點,人在加護病房內了。

 


以下術後得知

聽媽說他們在手術房外等我的情況,才發現我們都把"切片"手術看的好簡單,以為,就跟其他的腫瘤切片一樣,一根針探進去,吸取一下就好,沒想到我卻開了整整6.5個小時的刀,下午3點才呼叫家屬。媽他們在外頭,等的擔心死了,不知道是不是手術出了問題.........

我問醫生,只是切片,為什麼要這麼久?大概想不到會有這麼無俚頭的病人吧?他無奈的說:<你以為腦部切片有這麼簡單呀?我必須先用電腦儀器,幫你的頭部固定位置,頭皮切開之後,還要把你的頭骨磨掉一些,磨頭骨可是慢工的細活,磨到頭骨薄一點,才能把探針放進去,探針又不能亂刺,必須要用電腦很精確的找出位置,然後我ㄧ找到你的腫瘤,才輕輕碰到而已,就流出液體,單單清理那些液體和取一點點的檢體,就花了很長的時間,我還幫你做了腦部減壓............這樣哪算久?>

 


 

初醒時,我的第一個知覺卻不是「痛」,而是嘔吐,原來是插了胃管,我的胃從小就比較敏感,連刷牙都會反胃嘔吐,何況是一根應值的鼻胃管就這樣硬生生從喉頭直接插到胃部。突如其來的胃抽筋讓我極度痛苦,當時身上其他部位麻藥都未退,我在意識模糊的情況下,掙扎的想告訴醫護人員我的胃很痛,但鼻胃管令我無法說話,我的掙扎令醫護人員大驚失色,誤會我要把拔點滴、呼吸器,於是用手帶腳帶把我綁在病床上,不讓我動。可憐我胃一直抽筋,卻無處求援…………因為麻醉未退,身體無法動,無法說話的我試著動手指動腳趾頭求援,儘管醫護人員就在一旁,卻無人注意到,等腳掌有感覺後,我又試著在腳帶綁住的情況下,不斷抬腳,試圖引起醫護人員的注意,好不容易有人注意到了,我卻聽到他們在討論「這病人有癲癇抽筋狀況。」我在心理吶喊:不是!不是!不是!我是胃抽筋,我好難過,拜託哪位好心人,幫我!幫幫我!


沒有人聽到我的吶喊,沒有人來幫我,我哭了。插著鼻胃管,沒有人聽到我的哭聲,我只能不斷流著淚,試著跟不斷的胃抽筋共用一個身體。

彷彿過了一世紀那麼久,終於有一位護士注意到我的眼淚,我聽到她和別人在討論我好像醒來了,另一人懷疑時間未到,我的麻藥應該沒退盡,不可以這麼快拿掉鼻胃管,聞言我更心急,好不容易有救星來了,請不要放他離開!我努力的彈動手指,那位懷疑我醒了的白衣天使湊身觀察我,開始問我:「黃小姐,你聽的到我的聲音嗎?」我用手指跟他溝通,我想用手比鼻胃管,但手卻被綁著不能動,還好這護理師聰明伶俐,她用是非題問我,我用手指回應,(天哪!!!第一次知道植物人或中風病人無法言語行動,原來是如此痛苦!)當天使確定我已清醒,取得我用手指保證不拔點滴和呼吸器之後,終於兩人合作拔掉鼻胃管,我的胃抽筋噩夢終於結束。至於拔掉鼻胃管那一霎那火灼般的痛楚..........算了,能不抽筋,我忍!


我以為痛楚結束了,等麻醉退後一切將安好,沒想到,接下來我卻看到死神在"守護"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走過脊索瘤的幽谷

Shiny(閃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